存档

2012年6月6日 的存档

上初中的时候我爸爸有一个好朋友常常出差上我们家玩,我叫他L伯伯。这个L伯伯住在乡下,有三个儿子,非常眼馋别人家有女儿, 每次来我们家都逗我喊他爸爸,“喊我爸爸喊我爸爸!”不过我一次也没喊过他爸爸。
因为我很腹黑,心里暗自责怪他每次来都是给弟弟带一大堆礼物,完全没有我的份。而且我还知道,他送给弟弟礼物是为了让我爸爸妈妈高兴,然后呢,想让我做他的女儿是为了让我的爸爸妈妈更加高兴,这是一个智商情商都冲破温度计的人物……但无论他许下多少的好处,我都咬紧了牙关死都不叫他爸爸,非但是“爸爸”两个字,连类似于像“大大”这样的我也不叫。
私下里,爸妈问我,为什么不叫L伯伯爸爸呢?哪怕是叫上一声,哄他高兴也好啊。我鬼使神差地回答了一句说,我只有一个爸爸,我不要再叫别人爸爸。我爸爸听了大概是高兴坏了,居然不多久就买了一套篆刻刀给我。
那是我一生中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我爱不释手。妈妈还给我买了一本篆刻入门的书籍。但是呢,我的爹妈不是一般的爹妈,他们一个送刀,一个送书,可就是没有一个送石头!导致的结果就是我用这套刀具干了不少坏事,首先,就是在课桌上刻“早”字,刻了好几十个,每星期换了座位继续刻。鲁迅先生能干的活咱也能干。
后来觉得刻早字什么的已经算不上丰功伟绩了,就用粉笔刻墓碑玩——白色的粉笔用刀削成墓碑般的扁平状,然后再刻上“某某某之墓”,削一点蓝色或红色粉笔的末末,填上去,一个墓碑就赫然做得了!反正也不能卖钱,我就给班上那些欺负我的小男生做了好几个墓碑……渐渐地墓碑什么的也没意思了,就切橡皮做米饭玩,切成一小粒一小粒,一块洁白簇新的橡皮眨眼间就变成了一碗米饭!就是不能吃而已!
再后来,大概是爸妈见我实在是玩物丧志,就没收了这套刀具……再再后来我连铅笔刀都没了……日子每一天都过的很枯燥很枯燥,接着,我就开始盼望那个乡下的L伯伯能再出差到我们家玩,然后逗我喊他爸爸,我呢,就勉为其难地喊他一声……说不定就会有新的礼物…..
但事与愿违,L伯伯之后虽然仍是常来,但每次都用极其崇敬的眼神看着我,再也不提喊他爸爸的事情,害我想喊都没了机会……真是……
抖落了一身的节操啊!

6 views | 评论关闭
Jun 6th, 2012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