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2年6月4日 的存档

1,13岁,类似与一个小13点,读初三,班上很多同学比我还小,那是一个特殊的班级,以至于上了初中学校还给我们过六一儿童节。那件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什么都不知道,只关心一件事:是不是中考从此就取消了?大人们天天看报看新闻联播,还凑在一起议论,有好朋友的哥哥说他准备出街游行,后来几个少年冲到街上一看没人就散了。我跟着大人看新闻,那时每天的新闻联播都会超过40分钟,我对这件事情的了解,就仅仅限于那几天的新闻联播。
2,大约到了20岁左右的样子,我有一个同学被她的公司派到北京工作了几年,回去之后跟我们讲起那一年的事情,说北京人并不愿意和外地人提起,他们只是会说:“和你们听说的不一样。”我觉得这件事情很神秘,真相到底是怎样的,或许我永远都不会知道。
3,等到我自己来了北京,有一次老师带着我和几个师姐去木樨地另一个老师家玩,几个老人就指着楼道窗户上的子弹痕迹议论,说着一些我听不懂的话,我以为他们在讲文革的事……后来才知道不是,他们在讲那一年的事。
4,有一年NANA和RS来京,带着我和SNOOPY还有赖狗子一起逛天安门广场,赖狗子建议我们买瓶雪碧拎着……当然没有人听他的——这几个人在天安门前热烈地议论着当年的事情,好像当我不存在,尤其是赖狗子,当年也不过14岁,但为何知道的比我还多呢?
5,直到认识了团长,我这个外地人才算打听得一些些眉目。团长那一年16岁,也是在读初三,那一天他们正在教室里做试卷,突然有人叫他们,就全部出去了,有人领着他们上了一辆车,驶去了广场,团长他们挥舞着小旗子参加了万人大游行。团长说最聪明的人是贝志诚,他们家没大人管,他就背着相机去了广场,拍了很多珍贵的相片。军队进城的时候,团长和他姐姐跑出去看,一辆辆的装甲车驶过玉蜓桥,速度奇快,老百姓为了不让坦克进城,设置了很多路障,把公交车推到马路中央。23年前的今天晚上,团长和姐姐跑到街上,街上全都是人,但只敢在一定的区域里活动,过了某条街就有可能吃枪子儿了……团长的电脑里至今保存着那部纪录片,名字叫“TAM”。
6,元宝的爷爷奶奶知道的更多,爷爷说,事情过后,每个单位的每个人都要向组织交待那一天自己去了哪里在干什么,当然你可以胡扯,说你哪儿也没去呆在家里了什么什么的,只要是没有相片证明你在现场,你就没事……在这一点上我们公司老板很倒霉,他带着老婆孩子冲在上海游行队伍的最前线,结果被记者拍下来上了报纸,事后他坐了一年牢还离了婚丢了工作。因为这件事情我十分敬重他,后来他事业发达了也算是命运给他的补偿。
7,元宝的奶奶说,北京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木樨地崇文门很多地方都还找得到子弹的痕迹,老百姓手里怎会有枪?历史总有一天会把真相还给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虽然我们现在是“被不明真相的群众”…….

5 views | 评论关闭
Jun 4th, 2012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