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2年10月 的存档

元宝2个多月的时候曾经问团长,如果将来有人欺负你女儿你怎么办?他很文弱地回答说:和他讲道理呗。我说,你讲道理,人家不跟你讲道理,怎么办?几个月之后再拿这个问题问他,他直接回答:拿刀砍他!我就满意了。
昨天微博上爆出幼儿园女老师掌掴女童的视频,看了心情郁闷到现在,一直无法释怀——为什么那些人就能眼睁睁地看着幼儿园变成幼儿们的噩梦?如果元宝长大了,她在幼儿园门口哭着抱着我的腿说不愿意进去,我大概会不由分说带她回家,或者是上游乐园玩一整天。因为幼儿园也是我的噩梦,我深深地理解一个小孩子在那个号称“乐园”的地方所能承受的心里压抑的极致。
我幼儿园的那个班上有两个老师——我们那里不叫阿姨,直接叫老师。其中一个姓吴,另一个姓淡,姓淡的那个相当于班主任,她的丈夫和我爸爸是同事,而且她家和我家住的很近,两家的关系从表面上说还不错。
但是直到我长大之后才知道,那种“不错”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不错”,也是等到我长大之后我爹妈才知道,那个姓淡的老师在我爹妈那里所宣扬的我在幼儿园所受到的各种“照顾”的真相。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的缘故,她喜怒无常,非常不喜欢我,天天骂我笨,号召小朋友们嘲笑我“大个子不呆是个宝”。放学的时候经常被一个人关在教室里,心里非常害怕又不知道原因。没有人和我玩,这种冷遇一直持续到小学。甚至在升小学的时候,有两个班的班主任为了不要我这个“呆宝”闹到打架。
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看老师不喜欢自己,就会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为了讨好她,我甚至拿零花钱贿赂她,希望她不要整天针对我,结果被她告状挨了爹妈一顿臭揍。有一次我们小组的组长被家长带去上海玩,姓吴的老师就告诉我要我暂时代理这个组的组长,我不太明白组长是啥玩意,但是小朋友一见我当官了,就对我态度好很多,还愿意带我玩,我哪有不高兴的?那是我上幼儿园最高兴的一天了。
可是第二天姓淡的老师来上美术课时,坐在讲台边要各组小组长上来领蜡笔发给小朋友,我们组的小朋友就提醒我我现在是组长了,我得上去领蜡笔。于是我混在组长队伍中走上去拿蜡笔——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姓淡的老师居然叫我站住,问我为什么上来,我看她一脸凶相吓得几乎要尿裤子。有好心的小朋友代我回答,说我是代理组长。这位老师叫起来,说我冒充组长罪大恶极,罚我做“冰冻人”站了一节课。结果小朋友们又不和我玩了,嘲笑更多。
这件事情使得我到小学三年级都没有人愿意和我玩,基本上一直属于被欺负状态。小孩子就是这样的,看老师不喜欢,自己也要急忙划清界限。那个老师对我虽然各种鄙视嘲笑,但是没打过我,使我觉得相对于那些可以被曝光和直接判断的行为暴力来说,这种不容易被家长发现的语言暴力和心里上的折磨更加可怕。
长大之后我问妈妈我小时候是不是特别不讨人喜欢,妈妈说不是,在听我讲了幼儿园那些郁闷的回忆之后,妈妈惊呆了,说为了托姓淡的老师照顾我,还送了很多礼物给她。
小孩子常常会讲诉不清自己的遭遇,但是那种感觉基本上会铭记一生。经常看见有家长在网上问为什么自己的孩子在学校没有朋友?或者为什么自己的孩子总是被人欺负,我想很可能就是大人的问题,或者是老师的问题。冷暴力是看不见的,当老师的只需一个眼神,就足够给大半孩子洗脑。
所以说当家长的一定要警惕自己孩子在学校的遭遇,听见孩子说老师打学生了,不要和孩子一起庆幸挨打的不是我,要抗议。因为可能有一天会轮到你自己的孩子。但我现在倒是比较庆幸小时候遇到了这样一个变态老师,因为这样一来,我就会努力使元宝小朋友避免同样的遭遇。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Given the huge file sizes at phone tracker gps tracking from www.besttrackingapps.com/ play here though, we doubt too many people will be using them on their iphones just yet anyway

342 views | 评论关闭
Oct 25th, 2012 | Filed under 未分类

元宝2个多月的时候曾经问团长,如果将来有人欺负你女儿你怎么办?他很文弱地回答说:和他讲道理呗。我说,你讲道理,人家不跟你讲道理,怎么办?几个月之后再拿这个问题问他,他直接回答:拿刀砍他!我就满意了。
昨天微博上爆出幼儿园女老师掌掴女童的视频,看了心情郁闷到现在,一直无法释怀——为什么那些人就能眼睁睁地看着幼儿园变成幼儿们的噩梦?如果元宝长大了,她在幼儿园门口哭着抱着我的腿说不愿意进去,我大概会不由分说带她回家,或者是上游乐园玩一整天。因为幼儿园也是我的噩梦,我深深地理解一个小孩子在那个号称“乐园”的地方所能承受的心里压抑的极致。
我幼儿园的那个班上有两个老师——我们那里不叫阿姨,直接叫老师。其中一个姓吴,另一个姓淡,姓淡的那个相当于班主任,她的丈夫和我爸爸是同事,而且她家和我家住的很近,两家的关系从表面上说还不错。
但是直到我长大之后才知道,那种“不错”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不错”,也是等到我长大之后我爹妈才知道,那个姓淡的老师在我爹妈那里所宣扬的我在幼儿园所受到的各种“照顾”的真相。不知道是不是更年期的缘故,她喜怒无常,非常不喜欢我,天天骂我笨,号召小朋友们嘲笑我“大个子不呆是个宝”。放学的时候经常被一个人关在教室里,心里非常害怕又不知道原因。没有人和我玩,这种冷遇一直持续到小学。甚至在升小学的时候,有两个班的班主任为了不要我这个“呆宝”闹到打架。
每天都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看老师不喜欢自己,就会想自己是不是有什么问题。为了讨好她,我甚至拿零花钱贿赂她,希望她不要整天针对我,结果被她告状挨了爹妈一顿臭揍。有一次我们小组的组长被家长带去上海玩,姓吴的老师就告诉我要我暂时代理这个组的组长,我不太明白组长是啥玩意,但是小朋友一见我当官了,就对我态度好很多,还愿意带我玩,我哪有不高兴的?那是我上幼儿园最高兴的一天了。
可是第二天姓淡的老师来上美术课时,坐在讲台边要各组小组长上来领蜡笔发给小朋友,我们组的小朋友就提醒我我现在是组长了,我得上去领蜡笔。于是我混在组长队伍中走上去拿蜡笔——出人意料的是,这个姓淡的老师居然叫我站住,问我为什么上来,我看她一脸凶相吓得几乎要尿裤子。有好心的小朋友代我回答,说我是代理组长。这位老师叫起来,说我冒充组长罪大恶极,罚我做“冰冻人”站了一节课。结果小朋友们又不和我玩了,嘲笑更多。
这件事情使得我到小学三年级都没有人愿意和我玩,基本上一直属于被欺负状态。小孩子就是这样的,看老师不喜欢,自己也要急忙划清界限。那个老师对我虽然各种鄙视嘲笑,但是没打过我,使我觉得相对于那些可以被曝光和直接判断的行为暴力来说,这种不容易被家长发现的语言暴力和心里上的折磨更加可怕。
长大之后我问妈妈我小时候是不是特别不讨人喜欢,妈妈说不是,在听我讲了幼儿园那些郁闷的回忆之后,妈妈惊呆了,说为了托姓淡的老师照顾我,还送了很多礼物给她。
小孩子常常会讲诉不清自己的遭遇,但是那种感觉基本上会铭记一生。经常看见有家长在网上问为什么自己的孩子在学校没有朋友?或者为什么自己的孩子总是被人欺负,我想很可能就是大人的问题,或者是老师的问题。冷暴力是看不见的,当老师的只需一个眼神,就足够给大半孩子洗脑。
所以说当家长的一定要警惕自己孩子在学校的遭遇,听见孩子说老师打学生了,不要和孩子一起庆幸挨打的不是我,要抗议。因为可能有一天会轮到你自己的孩子。但我现在倒是比较庆幸小时候遇到了这样一个变态老师,因为这样一来,我就会努力使元宝小朋友避免同样的遭遇。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She decides to develop a swot analysis of paper-writer.org the industries she might want to work in

3 views | 评论关闭
Oct 25th, 2012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