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7年7月 的存档
453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1,

179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最近一段时间对网络电影十分沉迷,简直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最初是因为认识一个叫小龙的帅哥,是阿三介绍我们认识的,后来有段时间我们就经常在一起聊天吃饭谈人生谈理想什么的,在那当儿阿三还联合小龙拍了他的作业,因为就在学校附近,所以有事没事我还去骚扰他们一番,什么忙都没帮上,还逼着阿三在他的作业上签上我的名字,当成我们两的作业一并交了。
小龙是一个有远大理想的青年,比我和阿三还要积极上进,而且肯吃苦,为人低调,阿三给我看小龙的作业,那是他的处女作,光剪辑就花了5个月的时间,令我叹为观止!小龙的艺名叫龙野久,因为他喜欢李小龙、北野武和久石让,而他自己也是一个

149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帅老头劳勃迪尼洛是美国中央情报局退休老干部,专长是审讯和测谎,家里的密室里藏着一系列的变态器械,都是为未来的女婿们准备的。他对所有接近他女儿的男人都本能地怀抱着怀疑、敌视和挑剔的态度。
端午节的假期带着团长回了家,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带男人见自己的爸妈,虽然前面做足了铺垫和准备,但是我内心还是有些紧张和害怕,我对团长说,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你的!
但在此之前,团长必须自己做足功课才行,首先要准备好礼物当作敲门砖,我记得老头曾经对我透露过想要一个数码相机,哦开,就数码相机了。说实在的,礼物不是问题,重要的团长必须懂得我们家的重重规矩,在这些规矩中,最厉害的一条就是——吃饭的时候必须用手端碗。
怎么,这是个小CASE?想当年我弟弟带着他媳妇回家吃饭的时候,因为数次吃饭时不端碗,老头子觉得自己威信扫地,差点没把白眼翻上天去,而弟弟又觉得自己有责任保护自己的媳妇,父子俩为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闹了好几次别扭。所以说,吃饭端碗在我们家是关乎民生民享以及安定团结的大件事。老头曾经私下跟我说,这不仅仅是一种礼仪和态度,更重要的是表达对长辈的尊重,弟媳数次挑战我们家的规矩,就是对他这个一家之长的不尊重——上升到人民币无法解决的人民内部矛盾范畴了。
团长听后表示既淡定又没有压力,说,NO PROBLEM。我对他的诚恳和虚心接受表示放心,团长从来不叛逆,也从来没有挑战规则打破陋习的雄心,属逆来顺受屎来张口的那种,唯一的陋习就是出街时爱贼溜溜打望衣着暴露身材性感的MM,而这,又怎会被我老头发现?
于是未经演习与训练,就这么带着团长回了家。
劳勃迪尼洛的女儿带着男友回了家,男友很倒霉,姓什么不好,偏偏姓“FORKER”,要是翻译成中文的话,应该是姓“操”吧?劳勃迪尼洛忧心忡忡,和妻子嘀咕,女儿中间名字是“妮”,小名唤作“玛丽”,将来嫁给这个姓“操”的,岂不会跟着她从此叫了“操妮玛”??劳勃恨的牙痒痒,又不好说什么,但是现在操先生来到我的地盘下,我的地盘听谁的?当然是听我的!!
妮玛告诉男友操先生,还没告诉老爸他们已经同居的事情。但是劳勃目光如炬,早就看出两人已未婚洞房很多次了,都是年轻人过来的,岳父大人表示理解,但是在“我的地盘”,操先生的“蛇必须要老老实实待在笼子里”,一对小情人乖乖分别睡在楼上楼下。
一开始的一切看上去顺利而美好,爸爸很喜欢团长带给他的相机,但是也很明显知道这个相机是我的主意,他领我的情,并不领团长的情,但只要他心情愉快,团长也就安全着陆,万岁万万岁!
然而终于到了吃饭的时候,老头居然领了弟弟去抱了两箱啤酒回来,我大跌眼镜,这是给了团长一个最惠国的待遇,我意识到这或许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于是偷偷提醒团长,不要以为有啤酒喝就忘乎所以,所谓暖风吹得游人醉,我老头最喜欢在把人打入地狱之前先把他抬到天堂,结果果然——团长把我的叮嘱抛在九霄云外,大吃大喝之余,完全忘记右手抓筷,左手端碗的古训,而是很拽地将左手撑在大腿上——要知道我老头最讨厌这种姿势吃饭的人了!
悄悄用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老头,发现老头一脸隐忍的表情,眼睛里泛着刀刃的光芒,心想完了,这个时候提醒团长已然来不及了,他天生反应愚钝,给他使个眼神得三个月才能反应过来,之前的千叮咛万嘱咐付之东流,早知道事先演戏几次就好了——心下暗想事情已经无法挽回,只得想办法插科打诨——我告诉老头,团长是北方人,从来没吃过这样的饭菜,一般都是一手抓勺子喝粥,一手抓大饼吃,暗示老头大家出生地不同,饮食习惯也不同,不用手端碗并非表示不尊重。
但老头嘴角一撇,说,在单位食堂吃饭也是餐餐大饼?我说,那个时候他们都用餐盘,好大的那种餐盘——餐盘里堆满饭菜,如何用一只手端起来嘛?
老头不说什么,但是尽量不去看团长和我,三下五除二吃完碗里的饭,叮嘱我们慢慢吃,客气地退出了。此后的近一个星期,老头都尽量避免和我们一起吃饭。

264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从影片的开始、牙医舒尔茨从白人奴隶主兄弟手上救下姜戈、让姜戈自己去剥白人尸体上的衣服、然后姜戈哗地一声毫不客气地背对着镜头抛下自己身上披着的破麻布走向尸体,令身后的牙医大跌眼镜时,我就知道,这个白人的牙医必须死,为了成就姜戈的这种对送上门来的自由“毫不客气”的态度,他得死。
长得跟瘪嘴老太太似的昆汀,这部片子拍的差强人意。牙医救下姜戈后,到了一个镇子,在白人开的酒吧里和姜戈一起喝啤酒,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BIANG地一枪轰爆前来干涉的安保队长的脑袋,赚足眼球,再接着耗费大段篇幅,唧唧歪歪地对赶来围捕他们的警察们解释,哦哦哦,其实我不是滥杀无辜,其实我是要代表月亮消灭你的水冰月。
整个片子中,最有趣的就是接下来一段在杀死三个不知道啥啥啥的白人三兄弟

107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小龙的理想不是当杀手,而是当一个导演。因为崇拜李小龙、北野武和久石让,他给自己起了一个名字叫龙野久。从外貌上看,小龙长得还真有那么一点像李小龙,以至于曾经当过陈国坤的替身,陈国坤主演过《李小龙传奇》,这样一来,小龙就算是间接当过李小龙的替身了。
2009年,那是一个春天,有一个阿三在我宿舍的桌上丢下一张光盘,说是他哥们龙野久的处女作。所以说交朋友就要交阿三这样的朋友,认识他一个,就等于埋下了认识更多好朋友的种子。

67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泡图书馆写论文的那个时候,老婆说应该补一补了,她就在网上买了一个小炖盅。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没说话,但是也偷偷买了一个,问她平时用小炖盅熬什么汤,我就也照着熬。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free reverse phone tracker for http://celltrackingapps.com/

91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2009年我看过的最好的一本书就是勒庞的《乌合之众》,其次是《民国密码战》,没有再次,因为那一年我就看了这两本书。
在讲这本书之前我觉得有必要回顾一下一部我觉得最好的美国电影《沉默的羔羊》,虽然这是一部90年代的电影,但是我理解这部片子却是在十几年后。这是一部敦促大众关注个体命运与不幸的片子,算是属于弗洛伊德派吧,后来被我推崇备至的美剧《犯罪心理》中,大多数剧集也类似。《沉默的羔羊》撕去了贴在人身上的共性标签,警察、罪犯什么的都是浮云,

189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1,当甲活、乙活和论文这三座大山齐刷刷朝我扑来的时候,我一定会选择先生病。
2,我这个人啊,压力越大,就越喜欢埋头玩低智商的游戏而且还无法自拔。

75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1,二年级的时候有个师兄,还是老乡,不知怎么勾搭上了纽约博物馆的馆长,他想让他的摄影作品参加一个环中美日的巡回展,也就是说他想把他自己和他的那些作品包装起来推销出去,但是又不想花费太多的本钱,于是叫我帮他翻译邮件,条件是给我介绍高帅富。我一听高帅富心里就开始东次达次,于是我成为他和那位馆长先生之间的青鸟,常常深更半夜帮他翻译邮件——为了满足那位远在纽约的馆长大人能及时收到回复。当然,这位师兄也介绍了一枚不是那么高也不是那么帅和富的男纸和我见面,该男纸用眼角的余光扫了我一眼之后幽幽地告诉我师兄——“我突然心静如止水了。”搞得我很尴尬,因为我还没来得及表示我根本就看不上他,他就抢先一步心静如止水了。后来我才知道,伟大的师兄到处抓人帮他翻译邮件,不知是不是怀疑我翻译的不好……再后来,他的作品成功参展了,他也再不理我了……
2,

102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美食评论家,吃遍全世界,给每一家餐厅及每一道菜打分,写评论性的文章,当然我也有权利拒绝品尝我不喜欢吃的菜,这样它们就肯定是零分。
久而久之,

61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星期一晚上,为了庆祝团长大人的生日,忍痛买了一块巴掌大的蛋糕,不知道里面有冰激凌的夹心,拎在手里甩过来甩过去,三四个小时后送到寿星手里打开的时候,已然成为一摊好像呕吐物一样的东西。
我也不是特意要买这样的蛋糕,是我自己想吃蛋糕,而且蛋糕店里那天搞活动,买蛋糕送泰迪熊,我就盘算着,蛋糕恰好送给团长应景,泰迪熊什么的,我私吞。但看到盒子里的呕吐物之后,我感到很羞愧,用一句名言来讲:不得不低下头痛苦地捂住半边脸。打开包,把泰迪熊拿出来奉献给团长大人,作为迫使寿星吃下呕吐物的报偿。其实我吃得更多。
所谓人在做天在看,星期二我就被狠狠地报答了,整个人好像变成了一摊呕吐物,浑身没有力气,我想我一定是感冒了,但是我还是人品大爆炸,老板不在家,可以偷懒不去上班,躺在床上哀嚎,咳嗽,吃药,喝药,喷药,让阿莫西林来的更猛烈些吧!明月几时有把板蓝根问青天,你要是嫁人不要嫁给别人,一定要嫁给百合固金丸…….
昏昏沉沉混到星期三,团长说,哟咋啦给煮啦?让我来报答你吧!团长的理论是“生病就是欠揍”,但还是温柔地模仿着尔康的语气说:紫微,你哪里受伤了?把衣服脱光了给我瞧瞧——幻象幻象——我想我当时肯定是发烧了,而且还烧的不清,因为使劲揉眼睛之后,还是看到团长脱下上衣,露出销魂的肩膀,然后左右开弓地拿大巴掌殴打之,直到双肩青紫……
星期四,我看到团长留给我的裸体照片,心想,丫真流氓。但仔细一看,哇,裸体照上还标注着人体各部位的具体称呼,K,太流氓了!急忙擦净眼屎细看,要知道我的求知欲很旺盛的——这样才发现原来是一张人体奇经八脉图,团长告诉我,殴打身体的某些重要穴位直至万紫千红,感冒就会好很多,而且一定要自己殴打,就像亦舒曾经讲的那样,人要是不对自个儿狠,医生就会对你狠。就像葵花宝典里讲的那样,欲练神功,必先自宫。就像李莫愁讲的那样,我宁愿自杀也不会死在你们这些人手里。就像宋丹丹讲的那样,抑郁症要靠自救。就像……
————————这是限制级的分界线————————
星期四的下午,果然觉得感冒好了很多,虽然还是咳嗽气喘,但是精神来了,我想一定是我人品大爆炸,所以有团长搭救,正感激涕零着,突然看到地上居然铺了一层脏兮兮灰扑扑的东西,绿色的绒毛状细细的一条一条,到处都是,立刻觉得呼吸困难,小白眼儿朝上一翻差点玩完——临终前想起来,草!!(注:不是脏话)那是团长星期三去公园踢球带来的人造草!!
立刻喷了扩张气管的药平息哮喘,然后清除这些该死的草,完事之后终于奄奄一息,想,为什么喷的药不管用呢?——苟延残喘到星期五上午5点半,终于想起来,药拿错了,新买的药装在盒子里还没拿出来,前一天喷的,是过了气的药…….真是人品大爆炸啊!
星期五,也就是昨天,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小飞他们开蹄儿,所谓小驴子小马,开了蹄儿才能撒丫子狂奔,我负责帮着S强做记录。

107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声色犬马

1,最恨就是后浪推前浪,看见后生辈比自己赚钱多,就恨那个人不是我——所以更名“不是我”。
2,二恨自己没生在印度,那里的电影有一半都在唱歌跳舞。
3,三恨别人想到自己没想到——别人失恋33天赚3个亿,自己失恋3333天赚一肚子肥油。
4,四恨怀才不遇,怀揣数亿实现不了的如果就,全部射在墙上。
5,五恨心口不一,表面上虚心接受:你的意见对啊对啊对。心里满头包:去死吧你懂个屁。
6,六恨

101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147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今天去市场买水果,路过很多摊子,径直到自己一贯光顾的那家,买了一些不算便宜的樱桃拎回去,一路上对四周看相更好的樱桃视若无睹。A型血的人就是这样,执着长情忠贞不渝,就像我和泡网,不管在外面兜兜转转多长时间,最后还是回到这个地方。

153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事情还得扯到托纳多雷来京的那次,阿三曾经在他的日记里提起这件事,但其实当时他并不在场,是我后来转告他的,我觉得这件事情在阿三的解释下变得更加有意义,所以我忍不住还得再说一次。
托纳多雷带着他的《巴里亚》和一系列意大利年轻导演的电影作品到MOMA当代影城搞了一个意大利影展,这个活动是电影资料馆主办的,因为他们自己的放映厅正在装修,所以把这个活动就搬到了小资小清新最爱的MOMA来,阿三是托纳多雷的拥趸,但却因为有事不能参加开幕式的媒体见面会,由我代参加,并抓住机会提问,但他给我发来的短信却是要我问托纳多雷到底和贝鲁奇上过床没,我虽然八卦好奇,但是也胆小,没敢问,

60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声光电影

魔王每天早晨七点多起床,有时候六点多就爬起来,睁开眼睛第一件事情就是胡说八道:爸爸,起来!接着扬起沉甸甸的屁股坐在妈妈饱经风霜的头颅上,坐等爸爸去冲奶。
好在爸爸冲完奶就去上班了,在接下来的好几个小时里,他可以享受悠游自在的办公室时光,剩下妈妈在魔爪下苦苦挣扎。
吃完奶魔王大人照例要在床上翻滚片刻,妈妈要是不想惨遭碾压,唯一的办法就是老老实实坐在床边拍手:来,背背驮驮!
背背驮驮,送给婆婆,婆婆不要,倒进马桶!
背到沙发上,百折不挠地把魔王大人的睡衣拔下,换上小花裙,这不是一只普通的魔王,这是一只披着小花裙的魔王,一三五扮可爱娇羞,二四六装淘气懵懂,星期天还特么加班。
呃吼!艰苦卓绝的洗刷刷开始了!魔王大人捂了一宿的屁屁要不要洗?魔王大人眼屎迷蒙的脸蛋要不要洗?黑漆漆的爪子要不要洗?魔王大人一边挣扎一边被妈妈无情地摁到盆边——太好了,洗完了!尽管大家都出了一身汗!

198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180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
87 views | 评论关闭
Jul 25th, 2017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