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2年5月30日 的存档

一个年轻的高中老师因为受不了压力自杀了,媒体上报道说他一个月只有一千多块钱的工资,每个月用到月光。
一个影视公司的老板在他的博客上这样讲:你们有什么好抱怨的?你们为这个国家做过些什么?那些真正为这个社会贡献价值的人从来不抱怨……你们要是觉得自己穷,可以去赚!
一个已经去了美国的中国人鄙视那些削尖脑袋想去美国的中国人,认为他们是懒鬼。
很多年前县教育局局长视察我们的学校,他看了看十分破败的校园,丢下这样一句话:像这样每年都考倒数第一的学校,可以消失了。(后来我们真的消失了。)
再追溯到更多年前的大学,学校实行末位淘汰制,综合成绩排到全班倒数第一的,就开除,每年每班一个。
几年前有一个人和我聊天,说到广州,我说我认识的朋友中有两个曾经在广州的火车站被“拎包”,他说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问题,因为他每次走的都是“VIP”通道,他说,要努力使自己成为“VIP”,这样才会活的比较安全比较幸福。
那么,怎么努力也成不了VIP的人,是不是活该?怎么努力也是倒数第一的人,是不是活该?
来看看中国的教育从90年代开始所走的每一步——普及外语考级制,收报名费材料费,学生学外语只为考级;逐步清退民办教师,最可恶的是,在清退他们之前,还搜刮一笔,要他们报名学习考试;普及教师资格各种证书(普通话证书电脑证书WTO证书等等),一一收报名费材料费;普及继续教育,要求全体中小学教师每三年考一次,收报名费材料费;展开乡村小学中学的合并,腾出大量土地以供买卖,使几岁的小孩每天上学要走几十里……
1995年后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不再享受国家分配,而是要和学校订立聘书,为了争一个两个编制,那些80后的年轻人成为中小学校里最最苦命的“临时工”——干活最多,拿钱最少。有脑子灵活的“坏”老师就在课外设立“校外补习班”;有关系的老师在学校门口社专门管孩子午餐的“小食堂”。一些年轻漂亮的女“临时”教师常常被校长抽去和政府领导一起吃饭喝酒K歌跳舞,领导们最喜欢的就是这些刚刚从大学毕业漂亮又有气质的女教师……这样,编制内的女教师常常会因为“嫁得好”没人敢惹,而编制外的女教师则没人敢要。男临时教师常常会被摊上当班主任的活,高中班主任的活是这样的:每天必须坐班,从早自习(上午七点)开始出现在学校,到晚上晚自习结束(晚上十点之后)才可以离校,很多地方学校的高中实行半个月休一天的制度……当然,临时教师也有混出头的一天,那就是他所任教的班级每次都是升学率拿第一,如果拿倒数第一,老师会面临被踢出局的危机。就这样,老师的命运和他学生的成绩紧密相连,如果你使劲但别人不拉屎,你就该死。
电影学院的陈山讲过这样的话,他说,60、70年代生人是这个社会的既得利益者,他们享受到国家分配工作和住房的利益,而且当时的社会环境还给他们注射了这样一种鸡血,认为依靠自己的努力可以使自己跻身为社会精英,也就是VIP一族,自身经历使得他们十分鄙视那些非VIP一族,认为这是“当时不努力老大徒伤悲”的必然后果。相信自然界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使得60、70年代生人在这个国家不具备革命性。
即使不去考虑什么革命性,即使优胜劣汰是人类世界发展的必然趋势,我们是不是能想一想——如果那些被淘汰的人是活该的话,那么,会不会总有一天要轮到你?!
想想那些被谴责的人们,他们把皮鞋掺进酸奶,把明胶注入虾仁,有一部分人他们不这样做就没法生存,就没法成为生活的既安全又幸福的VIP。一面是像那个教师一样因为月光而自杀,一面是苟且罪恶地活,你选哪样?《罗生门》里面那个城头的小兵选择了后者,但按照某些VIP的生存法则,这些人就该死。可反过来如果按照城头小兵的生存法则,我还没死,你可能就被我毒死。
环球屎报上说,人民应该允许适当的腐败,我想,什么时候这些屎报上刊登“应当给穷人活路”的消息时,这个社会才有希望。曾经去过印度的人说,有的地方虽然脏乱差,但是穷人常常可以有摆摊的地方,没有城管来撵他们。在北京我常常看到宽阔干净的商业广场,就会忍不住地想——如果这个地方能用来摆摊多好!如果城管不是用来追打摊贩,而是负责帮助那些摆摊的人清扫周围的垃圾多好!但是不,这个国家一方面号召大家艰苦朴素,另一方面又以贫穷为耻。大楼拆了盖盖了拆,绿树栽了挖挖了栽,你说啊呀污染好严重啊要治理,于是他就收你污染税;你说啊呀教育投入不够啊,他就加你教育附加费;你说啊呀要保护工人阶级的利益啊,他就加你工会费。所有的管理都会无限接近于收费。你没有钱,你穷,你就对这个社会没有贡献,你对于你的国家就没有任何存在的价值,你就可以去死了。
但,有钱的纳税人呢?一位非常成功的房地产老板,靠自身努力发家致富,应该算得上是VVIP了吧?他想包下鸟巢办一次意大利的超级杯,设想一下中国的球迷有多少,不明白真相的人会以为这次活动将会给他带来多少利润,况且鸟巢自建成之后几乎年年亏损,一个民营企业家来做一个这样的活动,真可谓利国又利民。但结果他亏了——鸟巢一共约7万8千的坐席,被有关部门一下子拿走了两万七,说是为安全考虑;他找到足协想获得支持,足协说好啊,给我们两千坐席——它什么都不为你做哦,但是要两千坐席;找这个,要坐席,找那个,要坐席,剩下可以拿来出售的坐席只有三万多……最后他亏了,操碎了心也伤透了心,我想今年,他也许再也不想办意超了。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感慨,多年前他从复旦大学毕业,被分配到文化部当秘书,那个时候没有车没有房,但是却活的很充实,感觉到未来是有希望的——因为那个时代大学生少,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成为社会的精英——也就是VIP,有前途有奔头。那是70年代末和80年代,在此之前是红卫兵和造反派。到了90年代轮到有钱人和海归一族。再到现在,统统归结于权势的天下。之后会是什么,还不清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VIP的魔法棒是在不停变换的,今天你是VIP,明天你未必还是,即便你明天还是,你的子孙后代也未必个个都是。
于是,即便是有钱人也纷纷想办法排队移民离开这个国家,穷人也想。为什么人没有权利去到一个能让自己生活的比较好的地方?但在某些VIP们的眼里,有钱人移民是去做贡献,穷人去就是想偷懒,难道穷人就该死?他难道不知道穷人在这个国家,买东西也上税的吗??
那个因为承受不了压力而自杀的老师,如果他想活下去,可以按照那个影视公司老板的法则——去赚!赚钱的方法很多,开课外补习班,卖试卷……或者,他可以辞去这个工作,去赚!既然当了老师,你就活该。
所以那些活的特别有优越感的人,那些对自己的身份和拥有的东西沾沾自喜的人,那些站在食物链顶端的人,当你鄙视那些“废材”的时候,认为他们活该被淘汰被压在金字塔底部的时候,你其实是把自己等同于一只成功的野兽,因为只有野兽才认同自然界优胜劣汰的生存法则——在这个自称历史悠久的“文明”古国里,你们其实早就忘记了文明是什么。

10 views | 评论关闭
May 30th, 2012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