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07年12月26日 的存档

你最好的朋友就住在你家对门是一件很荣幸的事情,尤其是在你经常能看到她提着大袋大袋水果往家走到时候,还有随便嗅嗅就知道她家今天晚上在吃红烧仔鸡,然后你就能假装串门跑去坐坐,几分钟之后再鼓着腮帮子回来。但是如果是她家的电脑经常坏,情况就会不一样了,你就会想着还是快点搬家比较好。再加上她开始兢兢业业钻研如何成为一个暴发“基民”,你就会连家都来不及想搬,还是直接点支手雷慢慢地举止优雅地塞到自己袖子里得了。
老歪是九月初搬到我家对门来的,她是一个有钱人,房产遍布全村。她搬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接宽带,电信的人在她家叮叮当当忙活了半天,总算把宽带接上了。但是第二天她就跑来找我说她家的宽带不知道为什么上不上去。
我问她是不是线没插好,她指天画地向我发誓说线插好了,我于是带上听诊器跟着她去她家看。在电脑前摸了半天,觉得极有可能是宽带连接的密码输入不对,于是我用老歪家的座机拨打10000询问老歪家宽带的初始密码,接线小姐的动作慢了一点,我就张着血盆大口一顿痛骂。老歪不敢得罪我,只有说:“你这样不好吧?”
我才不管,搁下话筒狂笑,反正用的又不是我家电话,接线小姐一定以为骂她的人不是我而是老歪。
总之那次折腾了很长时间,但是最后却发现问题出在该死的老歪身上——她根本就没有把猫上的电话线插到墙上的那个小洞洞里面,而只是把座机上的电话线直接插到了那个小洞洞里。问题解决之后,一切OK,我和老歪度过了较长一段时间的和谐美好的时光,那是友谊的黄金时段,可是好景不长,约摸九月底的当儿,老歪告诉我说她要买基金了。
老歪说,她身边所有的同事都在劝她买基金——涨,在涨,继续涨,天天涨,涨疯了,不买太吃亏了,不买就好像满大街都在飞钞票而你却一个人窝在被子里一样。
“我要买基金!”老歪在阳台上振臂向着全宇宙高呼。然后还劝我也买,看她那么真诚我不忍心打击她,从口袋里掏出大把人民币:好,给我来三块五毛钱的基金,太太乐的好还是豪极的好?
老歪因为鄙视而唾弃了我,自己跑到银行排了很长时间的队申请了一张网上银行卡,银行那个时候正忙着装修,把门口的原来的大理石台阶敲掉,换上新的大理石台阶——那是我们全村的经济中心,最发达豪华以及时尚的地方,到了夏天就会成为百老汇,很多老人汇在那里乘凉。
老歪甩出了两万块钱买基金,我指着银行门口铺好的大理石台阶,提醒她其中的两块是用她的钱买的,银行应该在上面刻上她的名字。
一路涨涨涨涨的基金在老歪贡献了两万块钱之后就一个急刹停了下来,之后就一路跌跌跌跌跌。老歪说:“我每天盯着屏幕,哪怕有一秒的时间是涨的也好啊,哪怕在小数点之后一百位涨一点也好啊!”但是没有。唉。
老歪的老公在大庭广众之下散布谣言,称他老婆堪比上届世界杯之前的贝利嘴,买哪支基金哪支基金就会跌。老歪争辩,说她原来打算买而没有买的两支基金也在跌,老歪的老公说:“瞧!连你企图染指的基金都害怕地跌了!!”
从九月开始老歪一共请我们吃过三次饭,第一次花了一百八十元,喝的是五元一瓶的啤酒;第二次一百五十元,喝的是三元一瓶的啤酒;第三次花了九十元,喝的是十元一大壶的料酒,本来应该收一百元,但是老歪和老板大吵一架说上头明文规定消毒餐具不许收钱,于是省下来十元。
随着基金的下跌和伙食费的降低,老歪的心情也渐渐变得越来越郁闷,当然她不敢甩脸子给我看,但是她敢甩脸子给她们家的电脑看。短短三个月她家电脑坏过不下九十一次,次次都要麻烦我去修。
难道我是天才那么有天赋以至于像胡匪一样堪称IT精英?非也非也,老歪什么都不指望我,电脑一坏她就冲到我家来,把我从被窝里拽起:“快!把你的那个盘子拿出来!我要重装系统!”
我的杀手锏就是有一张一键OK的系统安装盘,想送给老歪吧,可是她这个文盲不会用——一键OK都不会用!基金不涨猛砸电脑有什么意义呢?我就闹不明白。但是经常从被窝里被她拖起来实在是太痛苦了,这么冷的天,我只好灵机一动,骗她说:真遗憾,那张盘子被我弄坏了,不能用了。用了那么多次也该坏一坏了。
老歪相信了,说,那好吧,把你们家电脑给我用一用!可是基金不涨整天盯着屏幕有什么意义呢?看到我犹豫,老歪捶胸顿足地表示保证不会砸我们家电脑,也不会吵到我睡觉,我于是就昏了头答应了她。
但是我也不忘吩咐她,在我的电脑的F盘中,有一个名字叫“WINDOWS”的文件夹,这个文件夹千万不要碰,只要一碰,电脑就会爆炸。
最后一觉醒来,发现老歪正对着我的电脑奸笑,我以为基金涨了,谁知道她居然告诉我她知道我的电脑里F盘下的WINDOWS里装的都是什么东东了。我气得跳起来骂她不听话,居然趁别人睡着了随便动别人电脑里的东西,可是她竟然刮不知耻地说:“你的电脑不是没爆炸?”
我几乎是用哀求的语气劝老歪去买台新电脑,省得这样捣乱,老歪问我新电脑多少钱一台,我说一般的大概也只有三四千吧,不贵。她又问好的要多少钱,我说也不过四五千。老歪牙齿一咬说买,为了防止她临时变卦,我几乎是用押的跟着她踏上银行门口那光滑明亮的大理石台阶,盯着她在自动取款机里取出了四千块钱。
第二天她就兴高采烈地叫我去她们家参观。一定是买新电脑了!我想,我总算解脱了!谁知道一跨进她们家,客厅里的旧电脑赫然摆在那里,老歪手指着沙发对面的那堵墙:“看!新买的纯平超薄液晶数字电视!”
细数往事心犹恨。没办法,我输了。我只好又把那张一键OK的盘拿出来帮老歪重装系统,老歪说:“咦,不是坏了吗?”我说我又修好了。反正老歪视我如IT精英,什么都会修。系统装好后,我郑重叮嘱老歪:第一,不可以再在不高兴的时候砸键盘扔鼠标;第二,不可以随便拔掉主机开关;第三,不可以不管在什么网站上一看到刘德华的相片就毫不犹豫地当下来!还有还有,也不要把减肥茶泼到屏幕上面!我告诉老歪,这是我最后一次帮她重装系统了。妈的,每一次都是最后一次。
那天装好系统之后我一回家就告诉妈妈,我要隐居了。妈妈吓一跳,以为我受了什么新鲜刺激。我关上手机深居简出,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偷偷打开手机看一下,以防有老情人找我找不着。
后来天保佑,我胆囊炎犯了,体重急剧下降,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哼哼,我告诉妈妈,如果是老歪来找我,手上不提一立方以上的礼物就别让她进来!结果没拦住,什么礼物都没提的老歪像往常一样冲到我家,看见我大吃一惊:“你买基金了?”我也大吃一惊:你听谁说我买基金了?
“那怎么这么瘦?”——我以为老歪又是来汇报电脑坏了的,这次说什么我都不理她。谁知道她是来讲故事给我听的。
“从前有两家烧饼店,”老歪说,“做得烧饼摆出来卖一块钱一张,结果没人买,于是两家烧饼店的老板就出钱互相收购对方的烧饼,一开始以一块钱一张的单价收购,后来涨到两块。反正谁也不吃亏,两家就这么买来买去卖来卖去,一直把烧饼的单价炒到六十五块,还放出风来说行情会继续看涨,于是一个傻瓜蛋来了,一听说要涨,就急忙掏出六十五块买了一张烧饼,可是刚买到手,烧饼的价格就像气球栓秤砣一样跌了下来。于是,烧饼店的老板仅靠卖出一张烧饼就净赚六十四元!”
真聪明!我觉得老歪这个卖烧饼的创意不错。但是。
“哎哎哎,你知道那个买烧饼的傻瓜蛋是谁吗?”老歪一边说一边悲愤地拿手指猛戳自己的鼻子——
“就是我啦!!”
}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besttrackingapps.com/do-cell-phone-spy-programs-really-work

3 views | 评论关闭
Dec 26th, 2007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