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05年5月31日 的存档

慧空来到方丈的卧室,有些焦虑地对着正倚在榻上吃冰糖葫芦的方丈说:“师傅,那新来的弟子越来越少,一个星期不到跑的只剩十几个了,都抱怨我们这里伙食差,生活枯燥,再这样下去,生源如此紧张,我怕。。。。”
方丈点点头,吞下最后一个冰糖果子,吩咐慧空说:“你,马上去把悟空悟能悟净三德他们叫来,我们要开个寺务工作会议。”
慧空答:“遵命!”双手合十退下了。
会议室。
夜深了,方丈被劣质蜡烛燃烧时散发的气味呛的喘不过来气。
悟空等的实在不耐烦,责问慧空:“你怎么不用罩子灯?”
慧空答:“这是师傅的意思,用罩子灯招蚊子,用蜡烛还能顺带熏蚊子。”
方丈举手打断了慧空的话,开始发言:“咳咳,请大家安静下来。。。咳咳。这段时间寺里由于生源问题举步唯艰,我想大家应该都知道了。咳咳。现在的年轻人大多贪图享受,害怕吃苦,再加上我们的寺院地处偏隅,很多设施不到位,缺电缺水,也难怪孩子们抱怨生活过于艰苦过于枯燥,呆不住。咳咳。别说他们,就是我,我也想夏天能装个空调,空闲时看看电视上上英特网什么的,可是,没银子啊。咳咳。不过这几天我倒琢磨个法子来,只要能保住生源,我们寺就还有发展的机会。。。”
慧空问:“真的吗?师傅,什么法子?”
方丈说:“咳咳,你们凑近些来。”
大家于是凑作一堆,听方丈如此如此,这般这般。。。
慧空激动地闯进方丈的卧室,大叫着:“师傅,太好了,您的方法实在是太好啦!”
方丈放下手中的七巧板:“哦,是吗?”
慧空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就象师傅您吩咐的一样,我每日对这些新弟子严加训诫,可传授武功时,又教的都是些三脚猫功夫,果然过不了几天,新弟子们都厌倦了。这时候依据您的安排,让悟空悟能悟净等人化装成寺里打杂烧火煮饭的和尚,有意无意在他们面前露一手——果然有几个自作聪明的新弟子上当,以为悟空真的能徒手劈柴,悟能真的能徒手炒菜呢,于是纷纷赶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缠着悟空悟能他们拜师学艺。悟空悟能他们听从您的嘱咐,分别单独教他们,还分别骗他们说自己是看在他们的确有潜力不教可惜的分上才答应收他们为徒的,师傅真是说对了,年轻人一向自命不凡,我想,他们怎么都不会知道这是师傅您老人家的计谋——师傅您真不愧是少林寺毕业的啊!至于三德,他守着寺里那几本破经书,日日象宝贝一般,神经兮兮碰都不让人碰,还真吊上几个新弟子的胃口来,趁三德假装“疏忽”的时候,就偷偷跑去偷着看,可那《易经筋》《金刚指》什么的全都按照您的吩咐用草书抄写的,那些不学无术的新弟子们一个字也瞧不懂,只得乖乖地拜在三德膝下,学习书法。。。师傅,都两个星期了,这十几个新弟子,还真都留住了呢!”
方丈意味深长地摇头:“慧空,你以为这样就行了吗?非也。年轻人时常会因为一时好奇愿意静下心来学一点东西,可是这好奇心撑不了多久就会因为遇上新的磨难而消褪。”
慧空:“啊?师傅,那怎么办呢?”
方丈微笑:“老衲自有主意。”
慧空沮丧地推开方丈卧室的门:“师傅,果不出您所料,新弟子们耐心不够,还是嚷嚷着要走,有几个已经打包下山了。”
方丈正在和一位老者玩飞行棋。
方丈说:“慧空,安静!随他们去吧!”
慧空:“可是。。。”
慧空犹疑着退出方丈的卧室。
不一会儿,慧空又兴冲冲转来,对着方丈大叫:“师傅,师傅!不知怎么回事,那些已经离开的新弟子们又回来了!”
方丈不耐烦地朝慧空摆手:“好了,不要吵,下去吧。”
慧空又兴冲冲离开。
慧空离开后,方丈对着对面的老者说:“这一次真该要谢谢你了!”
老者说:“哪里哪里,都是应该的。。。我已经让我的孙女转告您的弟子们,谁在寺中学得最好的本领,谁就可以娶她。”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do my essays

12 views | 评论关闭
May 31st, 2005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