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05年5月23日 的存档

1,最近几天拉肚子,拉的我腹背受敌,吃了很多怪药,等好了之后才有一个妹妹告诉我,说只需要用果珍兑盐水喝喝就行。。。我想这可能就是我的命运什么的:等到我的手臂被砍断之后才会有人来告诉我,上面趴着的那只马蜂,其实用苍蝇拍赶走就行。。。
2,去合肥,见到弟弟的女朋友,染着大黄大紫的头发,我实在忍不住了,问他们爸妈可受得了这样的头发。丫头笑眯眯:“叔叔什么都木说。”什么都木说,估计在背后蛀牙都咬碎了。
逛街的时候突然萌发诗意,问弟弟可有厕所,说偶要厄把把。
丫头奇怪地望着弟弟,意思叫他翻译。
弟弟说:我姐要丢堆。
四胖在一旁详细翻译:就是要甩两坨。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Diese seien entstanden, weil jahrelang https://www.ghostwriter-hilfe.com/ einstellungen verhindert wurden

27 views | 评论关闭
May 23rd, 2005 | Filed under 未分类

牌桌支起后,45分钟之内对面的大Q胡了三圈。我暗自嘀咕:不好!
为什么?因为我也知道我的弱点:良好的开端乃是成功的一半,开局不利,必定势如烂竹,一直烂下去。而大Q则恰恰相反,只要开局得彩,也基本上一路“彩”下去。
我看了一眼老歪,希望她能够做些什么。
老歪摇摇头,轻声说:“拦不住。”想了半天,打了一张红中。牌桌上,摆着席忒刚刚打过的一张红中。
大Q一见牌落地,大吼一声:“碰!”惊得我假牙险些落地。
老歪气的鼻子都歪了,问:“刚刚席忒打红中你为什么不碰?你存心啊?”
大Q摇头摆尾,得意非凡,云:“根据牌理,碰下不碰上,哈哈哈哈。。。。”
接着又轮到老歪摸牌,简直不知道应该怎么打好。
席忒慢条斯理地提示她:“打一张给我碰吧!”
这也是个缓兵之计。老歪于是打出了一张她扣了很久的9万。
果然席忒要碰——就这样我摸牌的机会没有了。
接着三个人等候席忒出牌,看她举重机吊臂抬上抬下。我不耐烦地掏出手机,准备打开俄罗斯方块。
拿着手机的那一刹那我突然灵机一动,没有打开俄罗斯方块,而是打开了短消息。
我偷偷地写短信:“大Q叫你立刻买些水果来伺候她打牌。。。”
短信发给大Q的BF小黑。
把手机重新放回口袋后,我阴险地笑了。。。
果然,在大Q赢了第五圈的时候,小黑提着葡萄上楼按门铃了。
我一听脚步就知道是他,屁颠屁颠地。
老歪打开门一见是他,十分热烈地欢迎。
“快进来快进来,我们输的喘不过气!”
大Q故作冷漠地问小黑:“你怎么还知道买葡萄啊?”
小黑就知道嘿嘿嘿嘿地笑。
当小黑将葡萄洗好后端着装满葡萄的塑料篮子坐在大Q身边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的牌好打多了。
大Q将整个身子腻在小黑肩膀上,每摸一张便拿着给小黑看,憋着嗓子细声细气地问他:“这张牌好不好?”
小黑嘿嘿笑:“好。”
大Q说:“那我们就留着?”
小黑嘿嘿笑:“好。”
老歪望着他们,嗓子里发出一声底吼。我和席忒不住扭过脖子望着墙。
席忒说:“这墙纸不错。。。”
所谓赌后难过美男关,20分钟后,果然风水轮流转,大Q连连出错牌,而老歪总是扣着席忒的牌,我乘机大捞特捞大赢特赢。。。不过有一点,因为大Q不住地和小黑在一边打情骂俏,出牌速度慢下许多,连一向慢性子的席忒都忍受不了,不住地在桌子下面抖腿。被我发现后在心里狂笑:“席忒,你也有今天啊。。。”
然而,有了快感也不能喊,那边老歪还虎视耽耽地瞪着我呢,一心一意地想扣我的牌,几乎看我打什么她就打什么,我露出沮丧的表情用以迷惑她,曰:“今天的牌真他妈难打,要什么没什么。”
到了最后一圈时,老歪已经愤怒地有些神志不清了。
她说:“老子要发飙了!”
她要发飙了,意思就是,她要乱打了。
说完,打出了一张小鸟。说:“要漂亮,不要小鸟。”
第二圈摸的时候,又是小鸟。
老歪颓废地将牌扔出:“要漂亮,还是不要小鸟。”
席忒说:“没有人碰吗?看样子,大家都不要小鸟啊。”
我想:我要小鸟。可是没敢说。
第三圈摸的时候,老歪居然还是摸到小鸟。
老歪摔牌:“真邪门,不要!”
我暗自着急,如果被我抓到小鸟,就是清一色啊,一个人给我5块钱啊。。。
第四圈,大Q哼哼唧唧打出一张4饼。
老歪开始耍赖,在大Q打出四张饼前,偷偷地看了看她要摸的那张牌。
“啊!”看了以后,又鬼叫鬼叫地放下,好像牌烫手。
举手说:“四张饼,我碰我碰!”
接着得意地碰了大Q的四张饼。
接着轮到我摸了。
期待着抓来那张老歪不要的牌,哈,果然,小鸟!
我将牌摊下,口中咻咻有声:“清一色,掏钱!”
尾声:
大Q和席忒一起埋怨老歪。
老歪拿头磕桌子角,磕出一个大包。
大Q掏出小黑的钱包付钱。
席忒打电话回家:“老公,带儿子到XX排档,今天读猪头请客!”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This includes the option essay writer to sort by ‘citations per paper’, which gives an indication of the level of influence each university’s research is achieving in the field

18 views | 评论关闭
May 23rd, 2005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