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13年2月13日 的存档

魔幻电影和别的电影最大的不同,就是魔幻电影中描绘的世界和现实世界不一样,这是一个巨大的看点,也是导演应该下功夫去琢磨和规划的地方,他自己心里对这个不一样的世界要有一个统一的概念,不能看到张三画了一幅图说,哎这个漂亮,这场戏就安排在这里,再看到李四画了个图说哎这个也不错,下场戏就安排在这里。西游降魔所讲的故事是发生在一个人、妖、仙共存的一个世界里面,那么在这个世界里,凡间是什么样子的、仙界是什么样子的、人类是怎样的生存状态、妖是怎样的生存状态,在这个魔幻的世界里,天是怎样的、水是怎样的、山是怎样的、树是怎样的、建筑是怎样的、色调如何安排布置等等等等,或许观众不会去过细推敲,但是作为导演,心里一定要预备好这样一个世界。比如说大话西游,人间是一望无际的荒漠,土坯墙的房子,歪歪倒倒的枯树,贫瘠、荒凉、空旷且毫无生气。在这样的地方,人类的蒙昧夹杂着妖兽的贪婪才使得神仙对凡间不屑一顾。就算是牛魔王大婚,那洞房也简陋的一塌糊涂。这简单了讲叫情境合一,往深了讲就是导演要有一个电影里的世界观。徐克的《蜀山传》,修仙之地、邪派横行之地、凡人居处都有一个布局,仙境令人向往、凡间令人不安。可是在西游降魔中,你所能看到的就是一块块割裂开的场景,水寨、高老庄的室内景、黑树林、五指山是特效做的、跟动画片似的雷人的仙境。这个人妖杂处的世界到底是怎样的,没个概念。更加不可理喻的是,唐僧在前往五指山寻找孙悟空的那一路,都在特效山景中爬啊爬啊爬,空间在移动和变换,可时间却神奇地静止着,以至于这个唐僧在找到悟空后胡子都没长出一点来。
上一段是讲“境”,现在讲情。庄子(是他吧?不记得那么详细)讲过一个故事,说王看到侍卫在他面前牵走一头羊说要杀了祭祀,王感到十分同情,要侍卫放了这头羊,侍卫问王那祭祀怎么办?王就说,杀头牛替代好了。王是伪善吗?只同情要死的羊不同情要死的牛?都是生命啊。可是对于王来说,他看到的羊是真实的生命,没有看到的牛就只能是一个符号而已,符号有什么生命呢?杀了就杀了。一部电影不可以随随便便的开场,开场必是重头,要不是情节的重头,要不是情感的重头。路金波在微博里说儿童不可以死,儿童怎么不可以死?好莱坞电影中儿童死的多了去了,但是以西游降魔这样的方式来处理,绝对是一巨大的败笔。影片开场便是可爱的小女孩站在船上唱童谣,先入为主,这个女孩可以迅速地带领观众进入她的生活情境之中,即使观众能预感到她即将遭遇的厄运。因为导演这样的处理,她就是一个生命,而不是一个符号。拿《大内密探零零发》来说,阿发去参加无相王安排的医生解剖外星人大会,身后刺客已经潜入杀人,前面不知情况的阿发等人还在搞笑,观众的注意力集中在阿发和外星人身上,对于围观的医生,他们因为在视点之外所以仅是符号,他们被杀,能被很迅速地理解为情节安排。再拿《国产凌凌漆》来说,男女主人公在酒店遭遇劫匪,期间有一段男主注视小男孩小德和父亲捉迷藏的戏,对父子之爱有一段短暂而温馨的描绘,但紧接着小德的父亲被劫匪枪杀。之后男主闯入洗手间,吓了女主一跳,男主问女主“做不做”,女主以为男主欲行不轨,但其实男主是要给小德封白包。这样的安排,有爱又不突兀——对于进入观众视点的人物命运有一个合理的关照,这就是我说的“人之常情”。导演既然给了这个小女孩一个开场的重头戏,又安排她唱童谣又安排她和父亲嬉闹,那么,在她遭遇不幸之后,却仍能安排村民们若无其事地搞笑,这样的导演心态,比妖怪吃人还残忍。

328 views | 评论关闭
Feb 13th, 2013 | Filed under 未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