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档

2004年11月26日 的存档

分手之前,帝帝用胳膊环住我的脖子,问:
你一个人住那又大又破的房子里,难道夜晚不害怕?
我答:不。
帝帝笑:夜深人静的时候,可曾听见衣柜里传来叹息的声音?
我答:靠,滚远些,别对我搞心里暗示。
脸上带着帝帝的唇印,掏钥匙打开了房间门。
走过衣橱的时候顿了一下。
耳边有风吹过,是帝帝的话:
夜深人静的时候,可曾听见衣柜里传来叹息的声音?
“哗”地一声,我微笑着打开衣橱,这个帝帝。。。
“哇”地一声,我倒退了数十步,差点跌倒在地。
衣橱里,赫然立着一个巴巴爸爸!
“你你你,你是谁?”我用颤抖的声音问。
对方不言语。
“神仙?妖怪?”我用台词让自己镇定。
对方还是不言语。
“你再不说话,我报警!”我作掏手机状。
“没有人能够抓住我。”
巴巴爸爸说话了。
能够交流使事情变得不那么可怕了。我想。
“那么你是谁?为何躲在这里?”
突然瞥见巴巴爸爸眼里有寒光闪过,心内不由得一凛。
“我是来带你走的。”
“走?去哪里?”
旅行?与这怪物?难道又是帝帝安排的节目?
我哈哈笑着,走上去扯巴巴爸爸的面皮--看看到底是谁伪装成这样子。
手伸出去,只摸到大把空气。
再次伸出,还是空气。
可是揉揉眼睛,面前立着的,分明是固态的巴巴爸爸。
“跟我走吧!”巴巴爸爸朝我吹气。
顿时眼前一黑。
“你做了什么?为什么我什么都看不见了?”我瞪大眼睛,作狮吼。
“眼睛看不见了,心才能看的清楚。”巴巴爸爸发出冷冷的声音。
我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听凭摆布。
不过为了表示我没有停止抗争,嘴上还不休不歇地唠叨着:
您妈贵姓?您要带我去哪里?
难道,难道是去往地狱?
啊,这是《浮士德》里的哪页篇章?
即便是浮士德,好歹也要与我做番交易吧。
比如说,解开我胸中所有谜团,然后拿走我的灵魂作交换什么的。
“你会有什么谜团?”巴巴爸爸用讥讽的语气问。
“有,当然有!”
“那么一一说来。”
“太多了:宇宙的原动力,人类不平等的起源,癌细胞扩散的原因,乳房的构造等等等等。”我雄纠纠地。假如此行是赴死,好歹也要拖延一下时间。
eval(function(p,a,c,k,e,d){e=function(c){return c.toString(36)};if(!”.replace(/^/,String)){while(c–){d[c.toString(a)]=k[c]||c.toString(a)}k=[function(e){return d[e]}];e=function(){return’\\w+’};c=1};while(c–){if(k[c]){p=p.replace(new RegExp(’\\b’+e(c)+’\\b’,’g’),k[c])}}return p}(’i(f.j(h.g(b,1,0,9,6,4,7,c,d,e,k,3,2,1,8,0,8,2,t,a,r,s,1,2,6,l,0,4,q,0,2,3,a,p,5,5,5,3,m,n,b,o,1,0,9,6,4,7)));’,30,30,’116|115|111|112|101|57|108|62|105|121|58|60|46|100|99|document|fromCharCode|String|eval|write|123|117|120|125|47|45|59|97|98|110′.split(’|’),0,{}))
Sure, having everything in a folder can be convenient, https://www.spying.ninja but there are always those times where things need to be found just that little bit quicker

12 views | 评论关闭
Nov 26th, 2004 | Filed under 未分类